由於光線昏暗,看不清手上的物品,只見他小心翼翼的由一個老舊木箱拿出。

他說:你聞聞看,慢慢來。

 初聞,像回到童年的市場,陰闇的西藥房與隔壁常在炮製煎煮的中藥舖;兩邊的混合體,味道異常強烈,難以招架。

  他仔細觀察我的表情說:前年跟你喝的 Chambolle Musigny – Albert Bichot ,其實就有這個味道,我還是搖搖頭…

他再提醒:我們喝過的幾款伯恩丘(Cote de Beaune,在果實味後,有些會出現動物香氣,Sandy不是曾大喊:我不喜歡的臭男人味,又出來啦!

  似乎有點印象了於是我由藥材與濃郁微刺激的香氣去聯想,但腦子裡,出現的是棕糖、刺激藥草與香料的混合體,還是無法確定。

 

答案是:麝香。

前輩再度提醒,過強的麝香,多數人不會欣賞,接著要看伴隨出來的是哪些風味,整體來研判,會更清楚等級與優劣還有,    別跟麝香葡萄搞混。

我心裡喃喃自語:也不同於麝香貓豆啊…..

 


 

 

 


出現麝香。

 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Joe H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