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lex買紅酒的店


上圖,Alex與攝影家聊天的咖啡館

 

這是真實故事,主角叫Alex,上周又開了一家藝廊,由於我值班無法在開幕日前往道賀,他遂抽空來店閒聊,當喝著他喜愛的肯亞時(我當然請他喝圓桌王),我請他看這次我在哥倫比亞拍的一些照片,來指導一些構圖時,話匣子打開,突然聊到他的一些往事,以下,是他的故事.

【從小,我其實不喜歡攝影,因為父親是個業餘攝影師,一天到晚要我穿著整齊甚至小西裝,當模特兒,甚至到處跟他外拍,玩耍的時間幾乎都被他掌控了,照片洗出來,他還喜歡拿來給我看,說,要是這樣構圖就會如何如何,當時我真的很不喜歡被拍照!

  反倒是,有空我會去爺爺房間,陪他聽音樂,後來才懂,我爺爺是一個音響痴...唸國中時,由於貪玩,老爸只好請家教,混著混著,後來也大學畢業了,雖然學校科系都不怎樣.

  出社會後,一次到日本旅遊時,我用包包內的傻瓜相機亂拍一通,回來後,洗出來的照片被老爸看到,他指著其中幾張說:這誰拍的?我回說,我啦!沒想到,他一臉難以置信的表情說:怎麼可能?

    那時剛結束工作,還不知道要幹啥,被老爸這麼一誇,頓時樂了,加上家裡跟台灣某大相機代理商熟,老爸日文又好,也有還不錯的關係在日本,於是,我就開了家照相器材行,3年後,在業界還有點口碑,這速度,算快了,有些出名的同業都有20年以上的資歷了,其實我還是菜鳥;衝突發生在某次的退貨事件,由於我們主力品牌,在某項新機型,出了點狀況,按業規,都是詢問顧客有無不當操作或是其他外力因素,然後送總公司檢修,但由於我認為那個顧客是老手,且相機才剛買3天,當場我無條件讓他換新機,好讓他隔天外拍可用這款相機,且還打折退些錢給他,那天是週末,生意不錯,總代理因為休假,所以也無法詢問這款新機的狀況,是確有小故障還是僅這個案例;沒想到,衝突點就這樣引發了.

    那個客人,在當晚,又帶著兩個人來,指名購買同型相機,他沒要我算同價,但他希望,算比定價便宜點啦?我在不破壞行情下,又順利賣出兩台,然後搭送些小物品;沒想到釀出一場大方波!

  原來那兩個人已經在另一家老字號同業定好同一款相機,但由於這個客人跟他們是攝影同好,在吹噓我的換新機加上價格更便宜後,他們倆個決定取消訂單,轉來找我買,這件事,到後來全部曝光後,我才搞清楚,壞就壞在,他們退貨拿回款項時,還跟店員透露:某某人多少就願意賣了,出問題還無條件換新機!  搞得那老店家在週一一早向總代理告狀,總代理認為事情大條了,雖然總代理先打電話過來問我,由於問得含蓄,加上沒有全盤透露,所以我照實講,有換機啊,但特價也僅一台!業務經理當下約我隔天聊,他說他會下來找我,結果他約我到一家餐廳,那個同業老前輩赫然也來了,氣氛當然很不好,事情還沒搞清楚前,老前輩冷冷的說:我們都知道你愛玩,也不是真正的喜歡攝影,可是,賣相機與開攝影課,是我的事業啊!我不會明天就不玩了,馬上收掉!所以我不會做一些沒行沒情破壞行規的事!  聽到這裡,我火氣也上來了,回說:客戶講的話你也要求證啊,我並沒有破壞害行情啊!  那老前輩反正就聽不下去,一場會談,不歡而散!更氣人的是,事後,聽到他跟別的客人講我:那小子懂啥攝影?不懂賣啥器材?他看得出來這是阿貓阿狗拍的,還是名家拍的嗎?   聽到這傳言,我氣得一個星期心情都很差,後來我開始想,為何我3年多來辛苦工作,才剛站穩腳步,顧客口碑也不錯,可是同業為何要這樣批評我?我真的啥都不懂嗎?愈想愈不甘!   當年數位相機也開始有點跡象要流行了,我在日本的妹妹要我當心這個趨勢,在心煩下,我把店交給一個老員工,出門旅行整整一年....

  我先到日本妹妹家住,目的也在觀察這波數位相機的潮流,發現連手機拍照都瘋狂起來,我確定這是一個趨勢,然後我也拜師學攝影,這個攝影家在日本頗有盛名(壞老虎按:sorry, Alex講的時候,我沒意識到會寫這篇文章,沒做筆記寫下本文中的人名.),我跟他學了3個月,包括暗房技術,這中間,跟他去京都兩次,也在旁觀察他的取景與攝影動作;之後,我去越南,在胡志明市待了1個半月,主要是親戚的工廠太忙了,缺人手,臨時找我去幫忙,其實也幫不到忙,就是每天進辦公室,確定大家都在忙,然後司機就帶我出去逛與拍照;這常常逛,總有好處,竟然讓我買到一台蠻少見的古董相機,跟我老爸收藏的是同一個廠牌,可惜有些小零件都不太堪用,不過,在越南,倒是拍了幾個主題,這是離開老師後的首次嘗試,而後,我跑去中國待了3個月,主要在蘇州、浙江,也跑了一趟黃山,我表哥知道我在中國,要我去陪他,於是,在上海又待了兩個多月,幾乎每天都在拍上海的種種快速變化,晚上就陪他吃些好料理,上海行,竟然有個美妙機緣,有一天,我在當地朋友引領下,去拜訪一位攝影記者,發現他也有一台我在越南買到同品牌的相機,不過他的年代較近,還不是我那款稀少型的,我說,我也有一台類似的,可惜快門有個零件好像壞了,他說:相機在哪?我說,我帶來上海啦,他要隔天拿來,神奇的是,他說:有個老先生,專修古董相機,我們一塊去找他瞧瞧...這相機竟給修好了,後面,還有個機緣等著我呢!

  離開上海後,我去法國、瑞士還有德國,都住同學或是親戚那,反正就是看設影展跟拍照就是了,在蘇黎世,有幾個攝影家聯展,我連續看了三天,第三天,由於這展已接近尾聲,那天人較少,於是我跟其中幾個年長的攝影家聊了起來,話題忽然扯到期中一幅黑白教堂,作者說:我是用古董相機拍的,可惜後來快門零件老化了,也找不到零件了,我靈機一閃,趕緊問他廠牌,難以置信的是,竟然跟我在越南買的同一款!我興奮的說,可以修,而且還有人會做這個零件!他們都圍過來加入這個話題..後來在表哥協助下,相機順利修護了,而我也跟這票攝影家變成好朋友,還跑去他伯溫家住,天天喝咖啡聊攝影與買紅酒回家,並遊那個攝影家的太太下廚呢!事後我們蠻常連絡的.

  回到台灣後,我將店轉型,主力放在最新的數位相機,因轉型早且走年輕會員,生意大幅成長,我將利潤轉投資一家藝廊,其中當代攝影家作品不少,這些都跟我那年的出國沈潛有重大關連,當然,我也開了一些攝影課,因為後來日本老師也邀我在東京開過聯展,因此,批評我不懂攝影的聲音,也逐漸消沈了,反而,媒體訪問我對攝影的評論,篇幅不算少..

   我常在想,我的轉型,會不會是那個前輩在我身上畫出傷口,還猛撒鹽巴?而我做的,其實僅是結疤給他看而已........】

   以上,就是我的好友Alex的創業故事,他現在有兩家藝廊,以及兩家公司.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Joe H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