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1個好的水利師擁有的知識,不應該只限於建築和水利不變的法則,他還應該對水有味覺、嗅覺和觸覺.....」Robert Harris---龐貝。

 

 

 

時間拉回去年的東京,第一屆世界盃虹吸大賽前幾天,團隊在找水。為何要找水?普遍來說,可以生喝的自來水,因豐富的礦物質與弱鹼性而有較強的觸感,甚至會造成澀感與喉部些微的緊縮狀,東京的自來水甚至多數的瓶裝水,都屬這種類型。既然世界盃虹吸大賽可以自備水參賽,那當然要找觸感圓潤的水,來搭配哈瑪Yirgacheffee 與創意豆。

Harris的「龐貝」是歷史小說中描述「水」很貼切的一本書,除了三態外,水的毛細現象,附著力,內聚力,表現張力都藉著主角的工作與能力描述無遺。

我還想不起來有哪一本小說講到水的味覺、嗅覺、觸覺;這其實跟了解咖啡一樣,深度剖析「三覺」,是很重要的,不管學幾年,測試過多少咖啡,手中每拿起一杯,經歷與嘗試的,都在分辨這三覺。

聞起來如何?啜吸入口的味覺,觸感,停留在鼻腔的氣息轉變成何種類型?吞咽喝下或是吐出後,殘留的是...?

這都在經驗三覺,而且套用在咖啡、酒、茶..都適用。

現在我又學到近兩千年前的水利師,他的專業領域也涵蓋水的3覺。

 

 

 

 

(盧安達Kivu湖,水的觸覺充滿張力)

  DSC_0006-1.JPG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Joe Hsu 的頭像
Joe Hsu

我與地藏王菩薩結緣的過程。

Joe H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
  • Sameul
  • 徐四金 香水